冬瓜stl

特工零零仪1

黑道大佬潇x神奇特工宣 

哒、哒、哒、哒......

细窄的高跟鞋跟敲击着瓷砖,发出清脆急促的声音。随后嘭的一声,实验室的大门被猛地推开。

实验室中的人倒是习以为常般照常工作,连头都不抬一下。

“hi~有没有想我~”吴宣仪歪头向她wink了一下,可惜惨遭无视。

“你来晚了,桌上放着的那个银色箱子里面有你新的装备和任务文件,拿好快点走,不要打扰我工作。”

“诶~”吴宣仪撇撇嘴,想要再说些什么,就被对方一个眼神制止了。

毕竟是技术部的爸爸,吴宣仪不敢得罪,只好抱着箱子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吴宣仪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

箱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几页纸,一把手枪,几发子弹,还有两个黑色塑料小盒子。

打开其中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张纸,最上方标题写着“新型迷你窃听器”,吴宣仪放下纸头,看见盒子里有许多个小黑点一样的东西,一瞬间被恶心到的吴特工立马关上了盒子。

这什么玩意儿,长得和痣一样,还密密麻麻地放在一起,害得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她抓起说明书,继续看起来。

快速看完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想到还真的是模仿痣来做的,而且黏性极强,要过个两周才能揭掉。

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侮辱的吴宣仪愤怒地打开另外一个盒子,结果用力过度,盒子里的东西飞出来,正正好好砸到她额头中央。

她吃痛摸了一下额头,却感觉到了一个像小包一样的存在。

难道额头被砸肿了么?吴宣仪撅着嘴,小声嘟囔着。

她顾不上去想盒子里的东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镜子,认真地查看自己的脸。

她有点想砸了镜子。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出现了幻觉。

所以要么是镜子的错,要么就是她吴宣仪的眼睛有问题。

只见她洁白光滑的额头上,眉心处,一颗痣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更可怕的是,黑色的痣上还有一根毛,直直地竖立着,大方地向世界宣告着它的存在。

吴宣仪一手拿着镜子,另一只手颤抖着悬在半空中,想揭掉痣,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愣了好一会,她才冷静下来,放下镜子去看盒子里的说明书。

好哦,这个也要过个两周才能揭开,绝望了。等等,那根毛居然是天线???所以说这是一个集窃听与定位功能为一体的丑东西。

幸好盒子里就放了一个,不像之前那盒密密麻麻,否则吴宣仪觉得自己可能要先行了结自己了。

整理好装备,她开始细细研究任务文件。

简单来说,此次任务是与近期迅速发展壮大的贸易公司有关,但上头怀疑该公司是由不法组织在背后暗中操控,所以想让她伪装成另外一家国有企业的总裁打着开展合作业务的名头去调查一下对方的底细。

感觉没啥难度嘛。尽管这样想,很有职业素养的特工吴还是放下文件,开始制定行动计划......

第二天一早,内着白色衬衫,搭配黑色修身西装外套与黑色条纹西装裤,裸露在外的白皙脚踝下是透亮的黑色低跟皮鞋。

看着镜子中非常A的自己,小吴总甚是满意地拨了拨自己的刘海,来遮盖住额头上的那位不速之客,想了想,又不放心地戴了顶深色小礼帽压住刘海。

将昨夜准备好的公文包拿上,她不放心地回过头检查有没有漏带的装备,余光瞄到桌上的小箱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取出那盒窃听器装入包中。

坐进车里,不知怎的有些莫名紧张,小吴总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而后缓缓吐出。可是这并不能有效缓解这突然起来的不安。

嚼着藏在口袋里的口香糖,她皱了皱眉。她深知自己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看来今天的任务注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会面地点约在对方总公司楼内的一处大会议室内,颇有些深入虎穴的意味。不过吴宣仪从来都不是任人宰割的被动方。这次也肯定不会是,对此她自信满满。

斗志昂扬的吴总带着两个秘书,在接待人员的陪伴下来到了目的地。为防止公司机密泄露,会议室内不允许外人进入,因此接下来就是她一个人的战斗了。

大门被打开了,危险的气息越发强烈。吴宣仪在门口顿了顿,面无表情地踏入房间内。

会议室内很敞亮,一条长桌,桌子对面是一张背对着她的老板椅,而椅子上的人正对着墙面上液晶屏的方向,貌似正在看电视。

电视里播的是该公司的宣传片。

这人坐那么近看电视啊?吴宣仪对这位未知的老板有些好奇。

“请坐。”柔和的声线并没有安抚到吴宣仪紧绷的神经,反而给她敲响了警钟。

这声音真的是......该死的熟悉。

她感觉自己每一根汗毛、连同额头那根假毛都要一同立起来了。

她本能地转身朝门口跑去,却发现大门不知何时已经被锁住了。

认命地回头,那椅子已经转过来朝向她了。

而椅子上的人不是别人,是程潇,此刻正微微抬着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那双清冷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气氛在沉默中凝固。

吴宣仪感觉有些糟糕,从一开始她就处于被动的状态,现在也是。

“是程某招待不周吗?为何吴总刚进来就想要离开呢?”程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右手食指弯曲着,指关节一下一下轻叩桌面,就像打在吴宣仪心上一样。

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小吴总开口了。

“我突然有些不方便。”

“关于何处不方便?不知能否告诉程某一声?”

“不方便坐下。”

“......”敲击声停止了。

吴宣仪已经做好准备,要是程潇问她为何不方便坐下,她就回答她有痔疮。

不过显然,程潇也是明白的。

她垂眸看着空无一物的桌面,右手摊开平放在桌上,漫不经心地说道:

“吴宣仪,坐下。”

未完待续。 

特工零零仪2  http://ssstl.lofter.com/post/1e6c8085_ef3d6360

特工零零仪3  http://ssstl.lofter.com/post/1e6c8085_ef4c7a88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