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stl

特工零零仪3

特工零零仪1  http://ssstl.lofter.com/post/1e6c8085_ef2b3292

特工零零仪2  http://ssstl.lofter.com/post/1e6c8085_ef3d6360

程潇x吴宣仪

浴室内部很大,除了淋浴设备,还配有一个用来泡澡的池子。

吴宣仪挂好毛巾与衣物,将随身带着的手机放在浴池旁的架子上,卸了妆,褪去衣服快速冲了把澡。

冲完澡出来余光扫到正对着浴池的那块镜子,脚步一顿,随手抓起挂在浴室里的那件白色浴袍,套在身上,将腰带草草地打了个节。

她想泡个澡。

看着水面缓缓上升,吴宣仪也不急,侧身坐在池壁边上,一只手随意地拨动池水,引起一阵涟漪。

过了会,见水放得差不多了,这才收回手,起身弯腰去关水龙头,胸前一片大好风光也随着动作暴露在了镜前。

探脚踏入池中,适宜的水温令吴宣仪舒服地眯了眯眼。懒懒地靠在池壁上,看着已经沾染了些许雾气的镜中的自己,朦朦胧胧,倒是有几分陌生。

盯了半晌,她幽幽地开口了。

“好看吗?”

听着声音在浴室中回荡,孤零零的,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拍了下脑门,直起身子拿来了手机。

指尖在屏幕上快速点了几下,好似在跳舞一般。

“说话。”

一声轻笑从手机那头传来。吴宣仪挑眉,抬头看着镜子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话。

“好看吗?程潇。”

“我更喜欢你踏入浴池的样子。”电话中的人顿了顿,补充道:“很迷人。”

确实是很迷人,一条洁白修长的美腿从浴袍中探出,让人的目光忍不住顺着她的脚踝不断向上延伸,而后被浴袍下摆阻挡住,却更是引人遐想,十分得性感,十分满分的那种十分。

“哦?我倒是更期待你呢。你躺在我床上的样子一定更迷人。”

“嗯。既然宣仪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当然不会让你失望呀。”

吴宣仪心猛地一跳,程潇还真可能会干出这种事。

“正好把你落在我这儿的东西带过来。”

“彼此彼此。”

.........

酒会当天进行到一半时,吴宣仪才姗姗来迟。

既然是酒会,那当然是得盛装出席。她黑发及肩,发尾处微卷,洁白修身的连衣裙,虽然很美观,但美中不足在于不方便大幅度动作。

从车中走下来,很快就有服务员来为她领路。

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内,衣装得体的人们三三两两地拿着酒杯聊着天。

应付了前来搭讪的人后,吴宣仪环顾四周,发现没有想找的人,便拿了杯果汁跑去二楼阳台吹风透气。

斜倚着栏杆歪头睨着楼下,倒是发现了熟悉的身影。她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明明名单上没有程潇,为何她会出现?

好在此时程潇准备离开,不然吴宣仪不确定自己能否坦然面对她。

摇了摇头,低头喝了口果汁。

眼前的光突然被人挡住,阳台上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吴小姐,杨总想请您去见一面。”站在左边的保镖模样的男人开口道。

吴宣仪依旧是低着头看着杯中浅色的果汁,心里倒是有了些想法。

宾客名单她已经看过一遍,自然知道这位杨总是何许人也。

杨总,杨嘉德,杨家老二,是杨家五个孩子中最有能力的一个。有个草包大哥和三弟,剩下的四弟和五妹都还在上学,帮不了什么忙。所以就算他本人再有能力,家里资本不少,单靠他一个人也翻不了天,还入不了她吴宣仪的眼。

只是......貌似这位老二先生似乎很自信,想来招惹她,野心不小啊。

不过站在这里也挺无聊的,不如就去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跟着保镖来到三楼的一处房间内,这位杨总果然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房间里的摆设有点偏向于办公室风格,长条沙发旁,实木办公桌下铺了块深色花纹的地毯,桌后的皮椅上坐着的正是那人。

见请来的人到了,他站起来招呼她去沙发上坐。

吴宣仪也懒得和他客套,径自走到沙发前坐下。那杨老二见此,笑容不减,甚至更盛。

尽管他看起来相貌端正,西装笔挺,但吴宣仪还是被他油腻的笑容恶心到了。

“听说近日吴总想和程氏合作?”对方直奔主题。

“是啊。”吴宣仪皮笑肉不笑,可惜人家程老板看不上我哦。

“不知您是否听过一句老话?”

吴宣仪挑眉看着他,并不打算接话。

杨老板也不觉得尴尬,很自然地说了下去。

“树大招风,更何况是棵根没抓深的独木。”

“杨先生有话不如直说?”

“哈哈哈,吴小姐真是个爽快人。那我也不多说了,您觉得杨氏集团怎么样?”

“不好意思,我更偏向于选择程氏。”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没想到吴宣仪如此不客气,杨嘉德眯了眯眼,手握紧了椅子把手,依旧是笑着说:“看来吴总是没有看到鄙人的诚意啊。”

说罢,他对站在门口的保镖命令道:“去,把为吴总准备的礼物带上来。”而后心情很好地靠在皮椅上,手指在把手上有节奏地轻扣着,甚至还轻轻哼着小调,望向吴宣仪的目光里参杂着得意,还有一丝不屑。

吴宣仪见他这幅小人模样,也懒得理他,从随身带着的小包中拿出手机察看起来。

约莫过了五分钟左右,门开了。

“咳咳。”杨老二象征性地咳了两下,见吴宣仪抬起头来看才继续介绍下去。

“吴总请看。这可是特意为您找的,费了不少功夫呢。”

吴宣仪抬起眼皮懒懒地扫了一眼出现的女人,随后面无表情地望向杨老二。

看到对方兴致缺缺的样子,杨老板也不急,慢悠悠地继续道:“毕竟......”

“像程总这般模样的女人很少呢。”

杨嘉德咧开嘴笑了起来,像个刚刚恶作剧完的孩子一样。

眼前的女人的确与程潇有个八九分相像,还向吴宣仪抛了个媚眼。

看着眼前男子充满恶意的笑容,如果吴宣仪再没看出来这其中的威胁意味,那她可以辞职回家继承家业了。

边低头在手机打字,吴宣仪边漫不经心道:“正好我也为杨总准备了一份礼物。”

“哦?那我可要好好期待一下了。”杨老二很有兴致地盯着她,食指关节在下巴处磨擦着。

而那位礼物小姐趁机坐在了吴宣仪旁边,抱着她的胳膊,还把头靠在她肩上。

吴宣仪也不阻止,甚至还揽过她的肩一起自拍了一张。

那女人好奇地凑过去看她手机屏幕,正好看见吴宣仪将照片发给了一位备注为黑名单no.1的人。

突然门开了,门外驻守着的保镖走了进来,向杨老二请示:“有几个人声称是吴总的人,在门口想要进来。”

吴宣仪冲杨老板点点头,于是他手一挥,放人进来了。

一共进来了三个人,左边与右边分别是一身工作装的一男一女,中间的男子头发凌乱,胡子拉碴,一身破旧休闲装,风尘仆仆的样子,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

看到中间那人,杨嘉德微微睁大眼睛,猛地站起身来,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见此,吴宣仪嘴角上扬,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意味。

“杨总是个见过大场面的成功人士,女人肯定已经玩腻了。所以呢,我就寻思着,是真男人就得玩男人啊!”

看见对方脸色越来越黑,吴宣仪越说越起劲。

“而且,是男人还不够,这还不足以入了您的法眼啊。所以这男人还得特别。您看这人怎么样?和您长得像,而且又比您小,好掌控。”

“够了!”杨老二气得皱着眉,嘴角有些发抖。

眼前抖成筛子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三弟,那个嗜赌成瘾的草包。

“既然杨总看起来有些不舒服,那我就不叨扰了,您好好休息哦。”

吴宣仪见好就收,拿起包包和手机,起身带着手下就往门口走。

走到了门口,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看着杨老二说道:“树够大就不足以惧风。是独木,我就把她变成合欢木。”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一屋子人去面对那位老二先生的怒火。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