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瓜stl

特工零零仪 番外(过去篇)part1 (可作独立篇)

程潇x吴宣仪

吴宣仪最近有种感觉。

那种感觉emmm......说出来倒显得她有些自作多情了。

但愿是她多想了吧。

毕竟人刚起床时大脑放空,容易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

起身按掉了手机上的闹铃,吴宣仪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走出房间。

隔壁房间的门还是紧闭着,她想也没想便打了开来。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身影已经坐了起来,只是一动不动,看起来似乎又陷入了沉睡。

于是吴宣仪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让外面大把大把的阳光倾泻进来。

转过身,看见床上之人不畏光似的,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又来了,又是这种眼神。

盯得她心里发慌。

理智告诉她,这只是个迷迷糊糊没睡醒的小孩,想什么呢?

她能想什么?

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揉了下对方的脑袋,吴宣仪走出房间洗漱去了。

这是她和程潇住在一起的第三个月了。

吴家和程家两家人从她记事起就有了很密切的来往,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两家住得近,就在同一个小区。且家境相仿,很富裕,又都有个可爱的女儿。

所以她和程潇算得上是青梅青梅,亲如姐妹了。

程潇要上高中了,和她是同一所高中,离家不近。

不过程潇不想天天被司机接送,日子久了,免不了在同学嘴里落下话根。

这个想法倒与吴宣仪不谋而合。

吴宣仪刚上高中时,家里就应她要求在学校附近给她买了套房子。

当时她也没多做要求,对房子本身也没有什么了解,全交由家里人负责。

家里人想的也简单,给宝贝女儿的,当然是能最好的就最好。

所以当她拖着行李箱来到这个两层的独立小别墅门口时,内心是崩溃的。

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空间里,有点怪瘆人的。

还好她带了自家的猫猫。

小区的治安挺好,保安随叫随到,24小时都有人在巡逻,安全方面没有问题。

只是日子长了,人还是会寂寞的。

因此她周末以及放假的时候,都尽力带着猫回家里住着。

这几年下来,和程潇见的面屈指可数。

不过听说对方要过来和她一起住时,吴宣仪内心是雀跃的。

终于自己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随后是漫无边际地猜想。

这些年她过得怎么样?有没有长变样?还记不记得我?......

然后,她理所当然地失眠了。就像是春游前一天兴奋得睡不着觉的小学男生,幼稚得很。

所幸程潇要下午才来,她有充足的时间补个觉,再收拾一下房子。

收拾完屋子的吴宣仪没有事做,又怕自己搞乱整理好的东西,干脆就像个乖宝宝一样端端正正地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过了好一会儿,门铃响了。

打开门,入目的是一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

几年不见,原本就可爱精致的面容已经长开了,变得有几分成熟的韵味,特别是垂眸时的神情,冷冷清清的,倒有点像时下流行的......嗯......怎么说呢?

......禁欲系?

“宣仪......姐姐?”温润细腻的嗓音响起。

思绪被打断,吴宣仪笑着应声将程潇迎了进来。

一边暗自唾弃自己在乱想什么。

“潇潇,你的房间我已经整理好了,现在去看看吗?”

“嗯好。”

程潇的行李不多,一个行李箱外加一个背包而已。

行李箱有点重,要双手提着才能勉强走上通往二楼的台阶。

吴宣仪看着程潇摇摇晃晃的身影,心都要提起来了,赶紧伸手帮忙一起去拉箱子。

行李箱的把手不大,好巧不巧,她正好一手包住了程潇小半个手。

意料之外的触感让两人一顿,向下看去。

这样粗略一看,吴宣仪发现程潇的手似乎比自己的大上一点。

......错觉吧......

“两个人一起拎更轻松一点。”吴宣仪解释道。

“......嗯谢谢。”程潇依然低头往下看,披散的长发遮掩着她的脸,看不清神情。

语气中无意识的疏离和吴宣仪的预想一样,只是比想象中更叫人难过。

不过还好,还有三年的时间可以培养感情。

当然是社会主义姐妹情。

“诶明明潇潇以前都不和我客气的,你变了~”吴宣仪边往上走边调侃道。

“......”程潇扭过头她,不说话,显然有些无语。

放好行李,待程潇安顿好,两人也懒得再做饭,就叫了个外卖。

再后来......再后来做了什么来着?

吴宣仪依旧是在努力地回忆当时的情景,结果洗面奶不知不觉在手上越挤越多,幸好被进来拿牙膏的程潇撞见了。

“宣仪,我牙膏用完了,你借我......你挤那么多洗面奶是要洗全身吗?”

“啊啊,刚刚走神了,好浪费啊,能不能吸回去......”吴宣仪捣鼓了起来。

等她捣鼓完,洗漱好,突然意识到——

程潇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叫自己宣仪姐姐的?

餐桌上,当吴宣仪第五次偷瞄程潇时,程潇终于放下了手中餐具,问她:“怎么了?”

吴宣仪鼓起双颊,撅着嘴,一边有手中的筷子捣着碗里的荷包蛋,口是心非道:“没什么。”就是这里有一个惆怅的失职姐姐罢了。

“......”程潇看着眼前的人,气鼓鼓的像个河豚似的,滑稽而可爱。

终于,在程潇吃完饭准备起身时,吴宣仪忍不住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潇潇你为什么不叫我宣仪姐姐了啊?”

“......”程潇脚步一顿,一时之间竟不知应该如何作答。

回头看了眼期待地注视着她的吴宣仪,她觉得假装没听见的可行性不大。

“因为你蠢。”

真是的,哪里需要什么原因啊。

“哈??!”扎心了老铁。

.........

吴宣仪感觉今天真的挺魔幻的。

早上被隔壁靠左班级的一个男生叫出去,然后被告白了。

中午午休被隔壁靠右班级的一个女生叫出去,然后被告白了。

幸好晚上不用上课,吴宣仪心有余悸地想着。

告白的男生和女生都长得挺好看,但是没有潇潇好看,高要求的颜控吴同学如是想着。

所以她把他们全都拒绝了。

不过最主要还是没感觉。不走心啊老铁。

高年级学业压力比较重,放学也放得晚些。因此当吴宣仪到家时,程潇已经坐在沙发上拿着本书在看。

“哇潇潇,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

“什么?”程潇勉勉强强抬起头,分给了她一丝关注。

“装逼青年。”

“......”某吴姓女同学可能最近有些皮痒了。

“啊对了。”吴宣仪将包随手放在地上,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

“我打包了拉面,一起吃吧。”

“好。”程潇放下了手上的书。

余光瞄到吴宣仪正在大快朵颐,程潇用一次性筷子挑起一根面条,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听说你今天很受欢迎?”

“嗯?”吴宣仪停下手上的动作,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哦哦,今天隔壁班级像约好了一样,左边右边各来一朵烂桃花,虽然都长得挺好看,不过......”

“不过?”程潇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筷子。

“哎呀都没有潇潇你好看嘛,我当然拒绝啦。”

“......”程潇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喜还是忧。

“所以你是拿我当择偶标准吗?”

“对啊。”

“......”程潇抿着嘴,皱着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

“为什么?”

“因为你ch......好看啊。”本来想说蠢来一报上午之仇的吴宣仪看见微眯着眼睛盯着自己的程潇,立马怂得改了口。

孩子越大越凶狠了怎么办?把以前那个小奶潇还给我!

“咳咳,先不说我了,潇潇你这些天不是也拒绝了好些个嘛。”

“啊,因为他们比不上你。”

吴宣仪心头一跳,难道比不上我的美貌吗?程潇居然会夸我了,啧啧啧。

“都没有你蠢。”

吴宣仪觉得自己可能不够威严,连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都敢这样说自己。

“程潇!”吴宣仪一拍桌子,瞪大双眼,挺直腰板,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气势。

茶几桌是大理石材质的,手拍打在桌面上,很痛。但是她硬生生忍住了,心里暗想,下次一定要换个木头桌子。

“嗯?”好久没有听到吴宣仪喊自己大名的程潇,感觉倒挺好,充满了新鲜感,抬起头饶有兴致地望着对方。

一直以来,吴宣仪都不是很习惯程潇的这种眼神。严格来说,凶狠也算不上,只是很认真的注视,偏偏眼里还夹杂着一些她说不上来的复杂情绪,她看不明白。

不过她知道,这不是现在这个年纪该有的。

虽然看不懂,但被一直这么看着,心里也有点怪怪的,明明程潇小时候还不会这样,为什么现在反而会有呢?还越来越频繁。

“算了,不和小孩子一般计较。”吴宣仪继续埋头吃面,不去理会对方。

程潇看着碗里的面条,若有所思。

小孩子吗......

.........

夜里,吴宣仪躺在床上,直瞪瞪地看着天花板。烦心事太多,她睡不着。

先不论学校里发生的那一系列,就她身边的程潇来说,她就有些隐隐约约的感觉。这些天来对方的一系列表现,都像迷雾中的路标一样,每次都指引着她去寻找所谓的真相,结果却发现她越陷越深。

程潇的心思,她摸不清,也猜不透。

说起来奇怪,仔细想想又称不上反常。以她们之间的关系,程潇的这些行为挺正常的。

可是......她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可能是孩子长大了自己一时之间不适应吧,她安慰着自己。

为了不再往下乱想,她打开手机翻看起来。

然后她发现自己的班上好友在微信给自己发消息。

???这货大半夜的不睡干啥呢?

结果打开发现对方发了个网盘链接,还在下面说点开收获惊喜。

哇不会是小片片吧。。。有点不想点开怎么办。。。

算了,还是勉为其难看一眼吧。

点开链接,存到网盘里,再打开网盘查看。

没想到居然是篇文,名字就两个字—喧嚣。

看名字还挺文艺的嘛,吴宣仪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

只是刚看了个开头她脸就黑了。搞什么,为什么她是主角?

刚令她惊奇的还在下面,就和大多数小说一样,主角是有感情线的,她在文章里面的cp是程潇。

嗯???程潇???有没有搞错???

先不提性别,就单单程潇而言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毕竟虽然不想承认,她在自己心中还是个很特殊的存在。

自己谈恋爱的样子? 没有想过。

程潇谈恋爱的样子? 没有想过。

自己和程潇谈恋爱的样子? 想都不敢想好不好。

本来看到这里吴宣仪是不大敢看下去了,可是偏偏这情节太引人入胜,勾着她看下去。

然而她忘了,这篇文之所以会以网盘链接的形式出现,不是没有理由的。

吴宣仪就在大段的肉中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看完了整篇文章,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吧,里面的人物形象还是会和现实中的本人有些出入,代入感不是很强烈,所以她也没觉得非常羞耻。

现实中的程潇......没有文中写的那么温柔吧。

她也不像作者写的那样果断冷静。

不过文章里面有一处倒是令她十分愉悦。开车的时候她是在上面那个,美滋滋。她甚至有点想向程潇炫耀了怎么办嘻嘻嘻。

吴宣仪有些跃跃欲试了。

不过觉还是要睡的,如果她现在三更半夜地站在程潇床边大声朗读她们俩的同人文,她相信程潇肯定会打死她的。

第二天早上,吴宣仪已经差不多忘了晚上那茬。

她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算了,反正也不重要吧。

还好有心人会来提醒她。教室里,她隔壁桌见她来了,冲她好一阵挤眉弄眼。

“怎么样,惊喜吧?”

“??什么?”

“。。。不会吧,你还没看啊?就是我昨晚给你发的文啊。”

“。。。哦哦哦!想起来了。你有毒吧,给我发这种东西!”

“怎么,写得不好吗?枉费我辛辛苦苦搜集过来给你欣赏~”

“你真的是。。。不过居然还有人写这种文?”

“是啊,可多了呢,开眼界了吧?”

“.........”无法克说。

............

晚上,两人吃晚饭时,程潇发现吴宣仪老是微微抬头贼贼地看着自己笑,一股子得意劲儿,可问她怎么了她就是不说,便按耐下心头被勾起来的那点躁动安静地吃着饭。

吴宣仪依旧是想履行昨晚的计划,只是真要实施起来才发现意外的羞耻,特别是还要在程潇面前朗读,她做不到。

不过这难不倒她吴宣仪,很快的,她有了plan B。

临近睡前,吴宣仪将门反锁,然后在手机微信上将文章链接发给了程潇,顺便嘲笑了一波。

【哈哈程潇你这个受~】

然后吴宣仪拿着手机忐忑不已地坐在床上。

过了会儿冷静下来,赶紧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了。

结果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微信上程潇还没有任何回复。

诶??她不会是睡了吧? 不可能啊,我进卧室的时候她还在客厅啊,奇了怪了。

就像印证了她的猜想般,她听见隔壁房间的门开了。

顿时收起了思绪,屏息凝神,不敢出一口大气。

接下来是一片死寂。

程潇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穿着拖鞋她怎么做到的?!

咚 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令她头皮一麻,身体一瞬间绷得紧紧的。

妈呀怎么办,程潇不会是恼羞成怒来揍自己的吧?应该不会吧?要来揍自己的话不会先敲门了吧?

不管怎么说,幸好我锁门了。

但是她忘记一点,以程潇对她的了解,猜到她会锁门这一点并不难。

“宣仪,睡了吗?”平时温润悦耳的声音因带了一丝困意而显得软糯起来,让人不禁放下了防备。

“没有呢。怎么啦?”

实诚的吴同学忘记了自己其实可以装睡。

她打开灯,走到门口,看着门把手,慢慢地举起右手。

要不要打开?要不要打开?要不要打开?

“我充电线断了,你这里有没有多的啊?”平淡的描述中倒是多了几分委屈巴巴。

拧开锁扣,打开门,两人之间没有了阻隔。

“有啊。不过好好的充电线怎么断了呢?”

“被juju咬断了。”程潇毫不犹豫地把锅甩给了juju。

juju:你胡说,我不是,我没有。

“哦哦哦,我说我这几天怎么晚上没看见他,原来在你那里啊。”

吴宣仪转过身,开始翻找起来。

程潇走进房内,轻轻地合上了门。

“宣仪。”她垂眸望着眼前蹲在地上找充电器的女生,说道:“我看了。”

“嗯?看什么?”沉浸在找东西中的吴宣仪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

“描写挺不错的。”程潇答非所问,“我最喜欢的就是后半段的描述了。”

吴宣仪手一顿,心下开始警铃大作,可惜,晚了。

“哈哈,是吗?潇潇你喜欢就好。”不敢马上回头的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充电器。

吴宣仪顶着程潇似笑非笑的目光,起身将东西递给对方。

我的天,太煎熬了。

就在程潇转身走到门口时,忽然停住,扭头问道:“宣仪你最喜欢哪一段啊?”

这一问瞬间把吴宣仪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哪一段???

她自己都被吓得将文章内容一时间忘得一干二净,怎么可能答得上来啊。

没办法。

“我...我也喜欢后半段啊哈哈哈。”

“啊,这样啊。”程潇对这个答案似乎有些意外。

对啊对啊,问完了吧,快走吧快走吧快走吧。不要回头的那种。

偏偏对方没有隧了她愿。

看着程潇朝自己一步步走来,吴宣仪吓得一步步后退,直到退到床边无路可走了才干巴巴地问道:“怎怎么啦?”

明明已经紧张得快要说不出话来,她的注意力居然还会分散开来,开始关注起程潇的打扮。

和她一样穿着睡衣睡裤,披散着头发,仔细一看,微卷的黑发中还有几缕墨绿色的挑染,还挺好看的。

等等,程潇什么时候背着她去染头发了?过分!

于是吴宣仪睁大眼睛去看对方的脸,想用眼神来表达自己无声的控诉,却不料一下子撞入她那幽深的眸子中,不禁失了神。

就连程潇何时走到她跟前都不知道。直到对方微倾身体,将那张漂亮精致的面容凑近,近到两人的温热的呼吸都喷洒在对方脸上时,吴宣仪才缓过神来。

距离......太近了,近到有些不合适了。

就在心中那点迷雾似乎快要散去,答案快要呼之欲出时,吴宣仪一屁股坐在床上。

呃.....站着有点累,并不是因为她腿软。

不过程潇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维持原有的姿势皱着眉头,嘴里默念着些模糊不清的话语,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回忆??

结合着刚刚两人的所作所为,吴宣仪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不会是在想那篇......

不给她多想的机会,这边程潇已经结束思考,俯下身来,双手分别撑在她的身侧。

两人的距离又拉近了。

程潇定定地望着身下之人,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尔后轻声道:“她俯下身子,双手覆在......”

后面的话吴宣仪没去注意听,她已经呆住了。

尽管程潇的声音极轻,有的地方像在用气音似的,但四周那么安静,两人离得那么近,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只是吴宣仪怎么也没有想到,程潇居然玩那么大,她......

居然在背她们两人的同人文,还是后半段开车的那部分!

后半段......早知道她就不那样胡乱回答了。

既然看过了那篇文,自然是对其中的内容一清二楚。

一想到程潇要继续念着后面的内容,她就有些坐不住了。

但她没成想后面自己即将经历的会令她更加坐不住。

忽然耳边湿润的触感将她从神游中拉了回来,惊得她差点跳起来。

如同一道电流划过,耳垂那边酥酥麻麻的刺痒感让她下意识侧过头,想要躲过去,却被对方发现,惩罚性地重重咬了下去。

“嘶——程潇你......”吴宣仪想要用手挡着耳侧,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手被程潇牢牢抓住,挣脱不得。

而显然对方并没有想让她把话说完的打算。程潇对着她的耳朵吹了口气,成功得让她浑身一麻,找不着北。

吴宣仪只觉得程潇这口气,倒是将两人之间的温度越吹越高。恍惚间,听见那道温润的嗓音变得低哑起来,在她耳边呢喃着。

不对......有哪里不对......

如果程潇要按照文章里面的内容来行动的话,那不应该是她吴宣仪在上面吗?

好你个程潇居然这样耍我!

因愤怒找回了力气的吴宣仪抽出双手,捏住程潇的双颊,然后用力向两边拉去。

“痛——”一瞬间的疼痛令程潇一双眸子中噙满了泪水。

见此吴宣仪这才松开爪子,放过了对方。

程潇赶紧退开了,揉了揉被捏红的脸蛋,委屈地说:“宣仪你怎么下手这么重......”

“哼,你更过分吧!”吴宣仪抱着胳膊扭过头不去看她,她怕自己心一软就原谅她了。

“我......”程潇皱眉,抿了抿唇,有些犹豫。

过了好半晌,她才沉默着转身离去,轻轻地关上了门,连充电器都没有带。

“唉......”吴宣仪好似被抽光了力气,摊在床上,拿手遮住被灯光晃到的眼睛,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54)